您所在位置:首页 > 服装产业研究中心 > 正文

经营不好就跑路 福建服装行业面临史上最大危机

分享到:
2014-09-18 09:22

  在德国法兰克福股市上市的福建索力鞋业公司发表声明,称会计部门发现该公司在中国大陆和香港的大部分现金已被转移到公司影响范围之外的地方。索力现有超过110家门店,曾经与安踏、特步等保持供货关系。“这早已不是第一位跑路的福建服装企业老板,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位。”当地很多银行已经开始排查存在风险的企业,甚至有一些银行管理人员被约谈、免职。甚至部分银行明确下文称“纺织服装行业的贷款额度要收紧”。

  昨天,在德国法兰克福股市上市的福建索力鞋业公司发表声明,称公司首席执行官吴清勇和首席运营官吴明鸿已卷款潜逃。根据索力2014年半年报显示,吴清勇持有公司52.35%股份,为绝对控股股东。该声明表示,吴清勇和吴明鸿从今年9月12日就已失联,他们已离开住所无法追踪。此外,会计部门发现该公司在中国大陆和香港的大部分现金已被转移到公司影响范围之外的地方。

  索力公司只剩6位数现金

  索力鞋业的声明称公司目前还有6位数的现金,而根据该公司网站数据,截至去年年底公司的现金余额应超过1亿欧元。受此影响,索力鞋业昨天股价暴跌75%。

  其实,“二吴”的跑路之前已有征兆,今年9月12日索力公司在官网发布新闻,称首席运营官吴明鸿因健康原因休假6个月,休假期间将所有销售和管理业务交由首席执行官吴清勇打理。

  安踏与索力撇清关系

  索力鞋业2011年在德国科隆成立公司,同年12月9日在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高级市场首次公开发行。根据公司简介,索力现有1400名员工、超过110家门店,长期与安踏、特步等保持供货关系。

  不过为了“避嫌”,安踏昨天向北京青年报记者发来声明否认与索力还存在合作关系,“索力是安踏曾经的供应商,但双方停止合作已经超过五年”。

  “二吴”不是第一位跑路的福建服装企业老板

  “这早已不是第一位跑路的福建服装企业老板,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位。”一位福建服装企业老板昨天这样感叹。

  其实就在不到两个月前的7月25日,在香港上市的福建泉州服装品牌诺奇股份发布了一份公告,称公司董事长丁辉失联。随后的7月31日,诺奇董事会又发布公告称,今年1月27日及4月3日,丁辉曾先后指示将公司全资香港附属公司诺奇时尚国际有限公司于交通银行账户的5000万元人民币及1955万港元转移至一家英属维尔京群岛公司的账户。同时1月27日及今年3月11日,丁辉还先后指示诺奇时尚于交通银行香港分行银行账户的1.6亿元及250万元转移至诺奇时尚位于厦门国际银行的银行账户。这意味着丁辉从1月份至4月份先后四次转移诺奇公司资金累计2.28亿元,似乎已经在为“卷款跑路”做准备。

  “老板跑路”最终成为压垮诺奇的“最后一根稻草”。此后,这家香港上市公司多名中高层管理人员纷纷去职。直至本月5日,公司首席财务官兼公司秘书也宣布辞职。而其股票也一直停牌至今,最后的烂摊子如何收拾目前恐怕无人知晓。

  福建服装行业面临史上最大危机

  事实上,以运动休闲服饰起家的福建服装鞋帽行业所面临的危机并非从现在才开始,只不过是接连出现老板跑路的极端事件加剧了外界的关注度。福建的体育服装产业兴起源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虽然当时基本都以代工贴牌为主,但由于充分发挥了当时中国劳动力成本力和资源优势,加上福建当地独特的地理区位优势,使当地迅速形成了体育服装业的完整产业链,形成了在外面叫得响的区域优势。此后,包括安踏、匹克、特步、361等在内的一批体育品牌迅速崛起,这些品牌定位精准、管控管理精细的企业从同行中脱颖而出。福建的石狮、晋江等地形成了超大规模的产业集群,从原辅料到加工制造再到仓储物流整个产业链全部形成,打造出了品牌效应。不过,虽然这些企业迎来过辉煌,甚至全部实现上市成为相对规范化的企业,但这些企业之间却一直存在着同质化竞争,延续着“简单粗暴”的增长模式。因此,当市场需求转冷后,这些企业也像传染病一样相继中招,无一幸免。

  首先是安踏、匹克等品牌受到冲击,包括本身不在福建的李宁也是一样,都是源于同质化受到市场冲击。这些运动品牌相继大规模关店,进而波及了当地像七匹狼这样的正装品牌。七匹狼的公告显示,去年公司净关店505家;今年上半年再净关店347家。在最辉煌时,七匹狼在全国门店突破5000家,而截至今年6月底仅剩3155家。尽管如此,公司还表示将继续整合欠缺盈利能力的终端门店。

  福建老板为何经营不好就跑路

  而对这种“经营不好就跑路”的现象,一位服装企业人士分析了福建当地的一些特点。他介绍,无论石狮还是晋江,区域本来不大但产业相当集中,很多企业都是互相拆分出来的,之间还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加上一些企业老板间、企业管理层间都是同一家族甚至还有血缘关系。他们在生意好时会互相协同,存在很多私下的民间拆借;但一旦出现经营问题,这种关系使得他们无法像正常企业那样按照经济规律办事。比如企业周转困难回不了款,企业就不能按正常的违约处理善后流程,更多的则是要面对错综复杂的关系甚至家族的压力。“一旦出了什么问题,不仅仅是企业的问题,你这个人在当地就没法混了。”也正是这种压力下,老板一旦经营不好企业甚至连人也做不成了,这从客观上造成其只有跑路或者自杀这两种极端选择,这些现象此前在当地都有出现过。

  另外,由于当地的民间借贷、担保、抵押相当普遍,一旦有企业出现问题,其他企业的这条资金线索也会被收紧,从而造成一片企业资金链出现问题,这也是当地一家企业出现问题很快就会波及一批企业的根本原因。

  当地部分银行管理人员被约谈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其实早在今年7月份诺奇出现问题时,其实当地已经出现信贷危机。诺奇事件使得泉州乃至福建地区的银行借贷和民间借贷都变得异常谨慎。当地小额贷款公司开始调整业务范围为“只做抵押,不做担保”,而且抵押都要打很多折,即便抵押也很看重企业现金流。除了民间借贷收紧,当地很多银行也开始排查存在风险的企业,甚至有一些银行管理人员被约谈、免职。甚至部分银行明确下文称“纺织服装行业的贷款额度要收紧”。

  有消息称,当时泉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通过行业商会针对诺奇事件召开过专门的协调会,希望存在资金周转困难的企业老板,不要再做出类似举动,“有困难可以向商会提,商会会协调”。其实这也是商会在极力避免类似事件频繁出现而造成与信贷的恶性循环,最终不可收拾。有知情人士称,诺奇的影响其实并没有像业内期望的那样迅速消失,影响直到现在还有,新的索力事件是否与之有所关联也无法排除。

标签福建服装
分享人:小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