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服装产业研究中心 > 正文

2014年服装业杀入金融领域 老板频演外逃大戏

分享到:
2015-01-05 09:06

  2014年,女装企业守得云开见月明,四季度两家企业成功上市,立志用融来的资本强化服装业务。但已上市多年的一些企业却频频染指不相干的金融领域,与多位失联的企业主一起,上演了一出资本与大佬们的外逃大戏。

  2014年,知名服装企业争相开出大店,无论是体验店还是集成店,服务与品类都在拓宽。没有数据能说明这种业态对业绩提升能有多少贡献,但尝试一下未尝不可。

  ■ 上市

  2014年10月,有中国版ZARA之称的拉夏贝尔在港交所上市。一个月后,维格娜丝在上交所[微博]上市。虽然两家企业上市并不算多,但与女装企业上市的困难和最后的结果相比,“两家已经能算是扎堆了,不容易。”深圳一女装品牌负责人对新金融记者表示。

  与运动装、男装行业相比,女装行业的市场集中度较低。规模小,区域性强,用上述人士的话来讲:“多而不强,杂而不大。”

  公开信息显示,我国女装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累计超过6000家,品牌有3万多个。“但在全国有影响力的女装品牌很少,销售额能做到10亿(每年)的都不多。”

  虽然这样的情况与女性的消费习惯息息相关,但规模小也确实阻碍了女装企业上市的步伐,女装企业成了IPO的重灾区。

  早在2012年,拉夏贝尔就排队冲刺IPO,但直到次年5月底被证监会[微博]公布“终止审查”,梦断A股,万般无奈转战香港。

  “因为规模小达不到上市标准,有的甚至上市了也融不到钱。”鞋服行业独立评论人马岗对新金融记者表示。

  众所周知,在行业不好的时候上市,企业的价值会被低估。所以,拉夏贝尔被称作“逆势上市”甚至是“流血上市”。

  即便这样,两家企业的上市还是极大地鼓舞了其他“姐妹们”的信心。“我们今年也打算继续冲击,毕竟上市对企业知名度的提高和资金流的补充都有益处。”前述负责人称。

  ■ 外逃

  有人为了谋求企业发展选择逆势上市,也有人不忍业绩不堪而选择逃离。

  2014年7月,号称国内第一个在港股上市的快时尚品牌诺奇,其董事长丁辉失联,债主们纷纷上门讨债。

  8月初,曾被视为温州服装业传奇企业的腾旭服饰董事长徐云旭与其母亲潘银妹因涉及骗取出口退税案潜逃被温州警方悬赏缉拿。同月,有消息传出福建泉州快时尚品牌霍普莱斯老板张瑞表失联。

  除了企业的一把手,外逃的还有那些上市公司手中的资本。行业发展增速放缓让更多的企业开始从其他行业寻求突破口,金融业成了首选。但服装企业扎堆金融领域多少显得有些不务正业。

  过去的一年,百圆裤业拟与太原市其他民营企业联合设立山西并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并跨界收购了电商环球易购。雅戈尔增持宁波银行,其持股比例直逼大股东。美邦服饰出资5.25亿元参设上海首家民营银行上海华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七匹狼出资3亿元拟与弘章资本合作发起境内人民币基金,投资于境内消费零售类大中型企业。九牧王参股券商财通证券。

  虽然,大多数企业均以“国家政策支持公司参股民营银行”为借口,但服装主业经营困难是不容忽视的现实。

  多元化也好,响应政策也罢,在一个盈利能力不强的行业里谋求新出路或许是个聪明的做法。杉杉股份已经尝到了甜头。去年12月29日至30日,其出售宁波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份1004.35万股。经测算,可获得投资收益约1.46亿元(税前),占该公司2013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10%以上。

  无论这些钱是否用来弥补主业的下滑,对企业来说,有现金在手才是踏实的。

  ■ 开大店

  免费Wi-Fi,美味甜点,轻柔音乐,相关书籍甚至艺术品观赏,在这样有情调的地方购买衣服会不会让你有别样的感觉?2014年,国内很多服装企业开始学习互联网那一套——“提升用户体验”。

  买一条牛仔裤,按照自己的想法将其“改造”,DIY之后在咖啡快餐区来一份意大利面或提拉米苏蛋糕犒劳一下自己,这就是Jasonwood想让消费者体会到的乐趣。

  此外,品类齐全的集成店面也集中在过去的一年出现。拉夏贝尔集成店包括了旗下LH男装、7M、SP、CA、LK童装几个品牌。

  2014年5月,特步亚洲最大的体验店在长沙开业。整个营业面积超过2000平方米,共三层,涵盖男、女、童装及主题类产品,且每层都有可以休闲娱乐的场所。更早的3月,美邦也将落户重庆的店面加上了体验和集成的双重概念。

  无论在店面内单独开设休闲区,还是将多类产品呈现于一间店铺,最基本的要求都是店铺的面积足够大。

  显然,任何品牌都不会把所有的店都开成大店,“取决于店铺所在的商圈”。归根到底,开大店只是服装企业的一种尝试。试想多数品牌都开出大店的时候,消费者会为了哪家咖啡好喝而为之买单么?产品本身才是关键。

标签服装业
分享人:小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