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服装产业研究中心 > 正文

左岸没破产 董事长洪金山:是公司架构调整

分享到:
2015-06-19 11:15  来源:中国纺织报

  5月25日,一条来自知情人士的消息在服装圈里炸开了锅——国内第一家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简称纽交所)上市的设计师品牌左岸,因资金链断裂而破产。

  消息一经发出,不少媒体便援引左岸破产消息,开始对企业资金链断裂缘由进行各种版本的研究解析。但对于知情人士所提及的左岸资金链问题,则一直未有相关的报道和分析。

  让人诧异的是,虽然身陷破产疑云,但左岸(NYSE:ZA)并未发出任何公告,公司股票不仅未见有任何停牌、退市等举措,甚至在5月29日还出现了24.17%的涨幅高潮。

  对此,左岸是否真的已因资金链问题破产?同“朝阳区群众”一样消息灵通的知情人士到底是谁?

  破产疑云

  在左岸破产消息曝出之后,记者经多方努力,联系到了左岸品牌掌舵人——ZUOAN佐岸服饰(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设计师洪金山。

  虽然身为国内首家在纽交所上市的设计师品牌,但同一直以来在宣传策略上轻描淡写的左岸品牌一样,洪金山一直坚持低调作风,很少公开接受采访和宣传。这一点,从洪金山对左岸破产消息的处理中可见一斑。

  “左岸破产的消息,还是一个朋友转发给我的。乍看到这条消息,确实让我吃了一惊。”洪金山告诉记者,同中国传统男装品牌的发展脉搏相一致,左岸的确也在探索着自身的转型出路,公司对原有的运营思路也在进行相关调整,但公司还在有序运营,绝对没有破产。

  在新常态的行业背景之下,处于转型调整期的企业并非左岸一家,既然左岸仍在正常运营,那为何品牌会被曝出破产的消息?

  “在我收到左岸破产报道的第二天,就组织公司着手调查。经调查发现,关于左岸破产的报道最早源于浙江一家媒体。”洪金山告诉记者,这条新闻的确对左岸影响不小,石狮当地政府也在第一时间同左岸联系,询问他是否需要政府出面来澄清事实。

  “当时我就拒绝了。首先,那篇报道的标题在左岸破产后边加了一个问号,文章通篇也只是说有这样一个传闻,并没有用肯定的语气说左岸破产了;其次,我觉得清者自清,没有发生的事情就没必要太过纠结,毕竟线下做好企业转型才是我的工作重心。”洪金山说道。

  其实,左岸破产的消息传出之时,也正值左岸2014年年报公布不久。不太好看的年报数字,似乎也为左岸破产的传闻平添一份佐证。

  据左岸最新公布的年报数据显示,2014年,企业店铺为823家,销售收入为9.5亿元,年获利润为12万元人民币。就在2013年,左岸还是一家拥有1370家店铺、年销售收入14.3亿元、年创利润2亿元人民币的企业。

  这种收入落差,加上2015年初,左岸将原设于上海的服装总部撤回石狮一事,的确会让外界有左岸身处困境的看法。

  “这也是我不愿意追求关于左岸破产报道一事的一个原因。”洪金山告诉记者,“毕竟,这个消息曝出的时间,也是左岸进行年报公布及战略调整的那段时间,我们公司有这么大的变动,也难免外界会有猜测。”

  那没破产的左岸运营状况到底如何?

  缺不缺钱?

  2014年对大多数服装企业来讲都不是一个好年份,对于本土男装企业尤其如此。

  从2014年上市男装企业公布的年报数据来看,多家男装企业业绩惨淡:七匹狼全年营收23.9亿元,同比下降13.79%,净利润同比下滑24.19%;而步森男装的亏损更是惊人,其2014年的营业收入4.8亿元,同比下滑26.21%,净利润-1.04亿元,同比下滑1820.16%。

  在纽交所上市的左岸也没有逃脱2014本土男装的阵痛年。除了净利润的大幅下滑之外,左岸也进行实体店铺的大幅调整,关闭了约41%的店铺。

  销售额的大幅下滑,的确对左岸的营收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在中国服装行业资深评论员毛立辉看来,在本土男装企业里,左岸的表现并不是最差的。“我在跟一些男装企业老板交流左岸的情况时,他们给我的反馈是左岸的情况算是不错了,至少他们去年还有赢利,很多男装企业去年都是亏钱的。”

  记者在就左岸的资金情况采访洪金山时,他说道:“虽然左岸去年营收情况出现大幅下滑,但资金对左岸来讲从来都不是问题。”洪金宝告诉记者,6月,左岸向纽约证交所递交以发行新股方式募集专项资金投入新商业模式的申请获得批准,他也将在本月底赴美洽谈相关事宜。目前,已有多名投资商正与左岸洽谈新股认购事项。

  与此同时,利用资本市场加快左岸品牌国际化的步伐正有计划地推进。据左岸方面透露,左岸2015~2016年度充分利用各种平台从资本市场融资3.5亿美元~4亿美元的计划已全面展开。

  不缺钱也让左岸有了改革的资本和底气。洪金山告诉记者,目前左岸收购移动互联网时装购物平台上海德升时装股份有限公司的相关事宜已谈妥,双方也将于近期正式签约。与此同时,左岸也正与国际某专注研发智能终端显示设备的科技公司洽谈其中国代理权的事宜,从而全面立体地推进公司传统产业与互联网技术的嫁接。

  痛定思变

  “相较于资金问题,我觉得我们最大的问题在于运营策略。”洪金山告诉记者,左岸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没有根据市场的变化而及时改变。

  作为一个以年轻时尚人群为目标受众的男装设计师品牌,左岸的终端运营方式仍以单一的线下渠道为主,这也让左岸品牌无论在市场覆盖面还是终端响应速度上都达不到市场要求。同时,随着电商的迅猛发展,其品牌销售也颇受线上冲击。

  对此,左岸决定从互联网中寻找突破口。“现在整个市场环境变了,企业也必须改变,不然就没有出路。”洪金山告诉记者,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左岸在今年年初决定对公司运营的整体架构进行大的调整。

  “收购德升就是我们目前比较大的一个尝试。”洪金山告诉记者,德升是目前销售排名第一的微商,他们在移动互联网营销上有着很丰富的经验,目前其平台拥有200多万名消费者和4000多万名“粉丝”,“与德升的合作能有效地改造左岸现有的终端模式,让左岸在移动互联网平台上有更好的发展前景。”

  除了销售之外,洪金山更看中服装与互联网结合之后对传统产业所带来的模式改变。“以前服装企业的发展模式基本为一年两季的订货会,但这样的模式使产品的研发周期非常长,不符合现在快速反应的发展趋势。同时,加盟代理模式也不利于总部及时搜集终端数据,进行生产安排。”洪金山认为,要改变这些,就必须引入互联网技术和思维,对传统服装产业进行改造。

  对于左岸的这种与互联网的结合模式,我们目前尚难以判断其能否将左岸带向光明的未来,但不可否认,作为当前全民热炒的互联网概念,用互联网技术改造传统产业确实是行业进行转型的重要方向。

  这同样也是洪金山对左岸进行改造的重要方向。“左岸在上海的营运中心有10层楼,其中6层将留给德升作为其办公研发所用。”洪金山告诉记者,公司决定将上海的营运中心撤回石狮,这除了每年能帮左岸节省4000多万元的成本外,更重要的是,洪金山希望通过这种回归让左岸更踏实地做好产品。“服装同互联网不同,它更需要一个沉静的氛围去沉淀,加强同大小供应商之间的沟通来做好产品。”

标签左岸
分享人:小新